生活

千万别弄丢你的钥匙

2019-04-08 12:46:5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顾美没有晚饭后离开寝室的习惯,她总喜欢先躺在床上睡觉,睡上两三个小时,醒来时正好在晚上九点左右,因为这时上的好友才比较多。这个习惯她一直都没有改变过,既使搬入新寝室的这一个月,她也是这样做的。

这天,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,睡前她把事先买好的新拖鞋拿了出来,那是双淡黄色的拖鞋,上面印有她喜欢的蜡笔小新图案。她把拖鞋放在了床边,准备醒来时穿着它上,想必感觉一定妙不可言。

她上床不久就已进入梦乡。醒来时已是九点三十分,寝室里还没有人回来,顾美边骂自己是猪,边匆匆忙忙穿上拖鞋直奔电脑而去。上的好友很多,顾美的也开始繁忙起来。但是,她却感到一种异样,那就是脚下的拖鞋。蜡笔小新拖鞋的鞋底本应该是很厚,很软的。可是脚下的这双拖鞋却是硬绑绑的,而且好像还有一股凉风从脚下爬了上来。

顾美转过身,看到床下空空的,这说明蜡笔小新拖鞋已经穿在自己脚上,可是感觉怎么有点不对劲呢?她把椅子向后拉了一下,把双脚伸到了灯光下,她看到脚上穿的并不是那双新买的蜡笔小新拖鞋,而是一双绿色的塑料旧拖鞋,和公共浴池里的那种差不多。

怎么会这样?这双旧拖鞋是谁的?自己的拖鞋哪去了?顾美呆坐在椅子上,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,没有发现任何不同。她又去检查门,发现门锁很牢固,找不出任何有人进入的迹象。自己熟睡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?难道有人用钥匙打开了门,换走了拖鞋?顾美想到这里,感觉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头顶凉飕飕的。

这时,门开了,寝室里的其他三个女孩都回来了,她们有说有笑的,各自爬上自己的床。顾美依然呆坐着,她抬起头,对旁边的小舒说:我新买的拖鞋突然不见了,而寝室里却多了一双旧拖鞋,好像被人调换了。

不要编鬼故事吓人了,我可不怕哦!小舒拿起顾美床下的旧拖鞋,仔细端详一番,说:这么双拖鞋没有什么特别的,下次找个再破点的来骗我们。

顾美想再说点什么,却发现寝室时已经没有了声响,只好关灯、睡觉。第二天早晨,顾美去水房刷牙的时候,发现人已经满了,她只好等在外面。在水房里拥挤着的一双双拖鞋中乙醇钠供应
,顾美惊愕地发现了那双蜡笔小新拖鞋,它正穿在一个矮胖、短发女孩脚上。顾美不动声色地站在水房外面,那个女孩出来的时候,顾美说:你的拖鞋真漂亮,在哪儿买的?

那个女孩并没有看顾美,而是把目光盯在她脚上的蓝色拖鞋上,女孩瞪大眼睛,说:你脚上穿的是我的拖鞋。

你脚上的拖鞋也很像我新买的啊?顾美指着女孩的脚说道。

你住在几楼?

我住三楼。

我住四楼。女孩子边说着边把蜡笔小新拖鞋递给了顾美,两个人把鞋都换过来后,女孩惊恐地东张西望一番,然后,把顾美拉到了楼梯拐角。你知道吗?我们寝室还有人被换过东西,不幸的是那东西不知道换到哪儿去了,也不知道是谁干的,有点邪门啊!晚上要把门锁好。

顾美看着女孩故弄玄虚的样子,茫然地点点头这天晚上,顾美没有睡早觉,喝了两杯咖啡,看了几页书后,就又把自己挂在了上。她上使用的时候很小心,因为她的密码曾被人盗走三次。痛定思痛,总结教训,顾美不仅申请了密码保护、加长密码位数,而且还在每次上后都把机器上的资料删掉,可谓用心良苦。既使这样,顾美上也总是胆战心惊,生怕再次被人盗走密码。

直到寝室里响起三个女孩交相辉映、此起彼伏的梦话时,顾美才恋恋不舍地下线

她用手指拍了拍液晶显示器方方的脑袋,自言自语道:睡个好觉,做个好梦,忘掉拖鞋的事情。关掉了电脑,拔掉了电源,顾美钻进了被子里不知道过了多久,睡梦中的顾美被小舒推醒,看样子她刚从厕所回来,小美,你的电脑怎么还开着啊?你还用吗?

顾美将信将疑坐起来,她看到电脑主机上的灯还亮着,显示器上蜡笔小新依然认真履行屏幕保护职责,兢兢业业地跳着草裙舞。顾美的心怦怦跳着,汗也流了下来,电脑明明是关上了,怎么会又被打开了呢?顾美让小舒打开灯,她坐到了电脑椅子上,晃动鼠标,蜡笔小新隐去,奇怪的是屏幕好像小了许多,她没有多想。在电脑工具条上,排列着四个已经打开的号码,顾美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号码,而且还有寝

室里其他三个人,望着那一个个闪动的彩色图标,顾美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被炸开了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小舒真是比猪还要笨,不戴眼镜就和瞎子差不多。摸了好半天才找到开关。灯打开了,顾美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差点没叫了出来。液晶显示器没有了,摆在她面前是一个15寸,椭圆型,黑乎乎油腻腻,布满划痕的台式机显示器。顾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认为这不可能,一定是幻觉。可是,事实却是这么令人难以接受。她心里在做一个恐怖的推测,有人在深夜打开寝室的门,换走了液晶显示器,并根据已盗得了密码,启动了寝室里每个人的鱼网

这有可能,但不实际, 因为这太荒唐了。顾美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学校保卫处,

保卫处的人答应会调查一下的,告诉几个女孩先回去等一等,但从保处卫人员的口气中,顾美感觉到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她说的话,他似乎认为她们是编造谎言,用以骗取一台液晶显示器。电脑不是个问题,重要的是,这间寝室太诡异了。

顾美的脑海里反复出现胖女孩的话,有点邪门啊!有点邪门啊!她又和其他三个女孩去了学校的总务处,要求调换寝室,理由就是拖鞋和显示器事件。总务处的老师是个和蔼的老头伪装网批发
,头发快掉光了。他说,如今已是九月末,新生大批入校,寝室非常紧张,既使换寝室也要再等一段时间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