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

地方怎么才能留住华为任正非给出小学生式指

2019-05-14 21:59:0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华为向东流。

这是深圳近心情的写照。华为的外迁可能真让深圳感到疼了,龙岗区在一份官方报告中表示:哥不能没有华为。并喊出了服务华为,马上就办!的口号。

旁边的小弟东莞,正在开庆功会:2015年华为终端(东莞)有限公司成为东莞营收和纳税大户。

地方政府的抢商大战升级了。以前来深圳抢的是富士康,现在来挖华为的墙角了,而且要挖去一大块。深圳不能不急。今天迁一块,明天就可能迁两块。松山湖那地方大着呢。

而且,楼市火爆、制造业萎缩在龙岗已经成为现实。

假如没有华为,龙岗将会怎样

龙岗是在一份针对前两月经济分析的报告中反复提到的华为。报告首先表示今年前两月经济开门红,工业消费都增长,财政收入增长得更是不要不要的(增速将近50%)。

但是,剔除华为,龙岗区工业产值下降14%!

月,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%以上,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%,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,若剔除华为,我区范围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.3%。

一直以来,华为都为我区创造着巨大的产值和税收,但也存在隐忧。2012年,基于业务需要,华为在松山湖注册了华为终端(东莞)有限公司,虽然华为核心部门仍在我区,但华为部分业务存在迁走的可能。

我区一直以来都是以发展工业经济为主,近年来第三产业的所占比重以及质量都有所提高,在追求产业结构升级、经济转型的同时,我区不能失去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工业,因此,服务华为以及发展除华为外的整个工业经济至关重要。

报告呼吁:

服务华为,马上就办!

华为不但为我区带来了巨大的税收和工业总产值上的贡献,而且由于其在深圳高新技术产业的地位,坂田街道乃至我区也逐渐取得全国乃至国际上的关注,间接推动了我区的旧改及城市更新项目,另外还给房地产市场带来了巨大的购买力。

因此,服务好华为的重要举措包括:一是要加快我区坂田街道的旧改及城市更新速度,以吉华路(坂田段)为例,2009年完成立项, 直到2011年底才开工,目前施工仍在进行,加快旧改速度至关重要;二是华为的周边配套设施不到位,应加快医院、学校、商场等生活配套设施的建设,保证质量高,与华为的地位相匹配;三是以华为的公道诉求为导向,相干部门联动,及时解决问题。

以上,是报告中关于华为的部份。明显感觉出政府对华为外迁的焦虑和担心。从目前情势看,华为的终端部门大概整体都要搬迁到东莞。如果搬迁效果好,不排除其它部门的继续跟进。

华为已是东莞纳税人

华为松山湖基地占地面积1900亩,而且还在追加置地。华为在深圳占有的土地总面积为2460亩。二者已是旗鼓相当。

东莞这么大的面积,怕不止是给华为终端准备的。基本上想全搬过去,也是够用的。其它厂商,也没用这么大的办公区。

而且华为旗下的绿苑公司,去年在东莞连买两块商住用地,建筑面积分别达20万㎡和11万㎡。其中一块地经历49轮竞拍拿下。也就花了7个多亿,楼面价平均2000多元。在深圳,再加个零,也未必能拿到。

东莞年初就喜孜孜地对外宣布,2015年的企业纳税排行榜,华为终端(东莞)有限公司拿下主营业务收入和纳税两个。官方未公布具体数据,但估计营收已到千亿级别,纳税额在20亿元左右。(2014年,华为东莞的纳税额还在10名开外,只有2.4亿元。)

对这些宝宝,东莞市倍加关爱。东莞市长袁宝成在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上,特地将纳税额过亿元的73家企业代表坐位,排在了全市党政机关的前面。

华为科技城把华为惹恼了

对这个无言的结局,深圳既捉急,又无力。手里的宝宝太多,没法给人家东莞那样的优待。实际上,少龙岗区政府,对华为还是挺上心的。

华为的工业总产值占到龙岗规模工业产值的一半,纳税也是的大头。龙岗区早在2010年就开始计划华为科技城,理由是解决华为周边的配套和环境。

2012年华为启动东莞基地以后,一位龙岗政府人员还和悦涛谈起这事,他所在部门常常给华为提供上门服务,得知外迁消息后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希望别走。表示深圳提供的一站式服务水平,外地政府是达不到的。千年修得同船渡云云。。。但是没能打动华为。

那以后,龙岗政府对华为密切关注。2013年有一个阶段,龙岗地税特别是个人所得税大幅下降。龙岗政府发现原因是华为把部分员工转移到了东莞纳税。

2015年上半年,为华为提供餐饮服务的点典餐饮有限公司营业额大幅下滑,就餐人数从13万多减少到10万多。政府人员前往调研,侧面印证华为留深人数在减少。

以上关爱华为的行动中,有一个不但不成功,而且招致华为的反感。就是华为科技城。现在名字坂雪岗科技城,是在华为的强烈要求下改的。因为这个科技城,跟华为没半毛钱关系。

该城起意于2009年底,政府表示帮华为解决周边配套和环境,顺手打造一个以华为为核心的新城。但是其中搀杂了太多利益,而且地产项目对华为概念的恶炒终让华为没法忍受。

2010年,原龙岗区委书记蒋尊玉与佳兆业(郭英成)和长江企业高管在华为科技城更新项目合作框架协议签署仪式上,要求两家企业加快推动华为科技城建设

客观缘由是,华为所在的坂雪岗片区,本身有大量历史遗留问题,拆迁量大、补偿金额高,还涉及计划上的修改。导致2010年原龙岗区委书记蒋尊玉(已落马)怒批进度缓慢,一年还没搞出方案。相关部门纷纷表示宝宝心里苦。

到2011年,龙岗区政府宣称,华为科技城由政府投资110亿,华为投资200亿,共同打造科技新城。里面有华为国际会展中心、华为控股全球总部等等好东西。

大概一开始真是这么想的吧,华为也没反驳。

但是随后,这个地方不断挤进来各种地产项目,而且都是商业、住宅开发商。各类商业项目全都打上了华为的标签,大肆推介。

有的楼盘都已经卖出去了,宣称给华为的地块连旧改都没完成。看来看去,就是一个炒字。连华为自己的员工都糊涂了,弄啥嘞,这地儿到底跟我们将来有没关系?

2015年5月,华为企业沟通部对员工澄清:

华为科技城与华为没有任何关联,华为既不投资也不购买,与华为无关,该名下所有物业均与华为无关。未经华为许可而实用华为名义进行城市区域命名或房地产开发,是对华为的侵权,我们已致函相干政府部门,希望停止使用华为科技城这1名称。

到这里,友谊的小船翻了个底朝天。华为的表态意味着,即便你的土地整好了,我也不玩了。爱谁谁。

因而,华为科技城更名为坂雪岗科技城。为难的结局,有缘东莞来相会,无缘对面手难牵。

这里有官员个人问题,有难解的历史遗留问题(违建)。但关键的还是这两年甚嚣尘上的炒作氛围。让实业和地产完全走向了对立面。

任正非接受新华社采访时,明确表达了对房地产泡沫的讨厌。

高成本终究会摧毁你的竞争力。而且现在有了高铁、络、高速公路,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,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。

深圳房地产太多了,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。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,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。

工业现代化主要的,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。现在土地越来越少,愈来愈贵,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。这些人要有住房,要有生活设施。生活设施太贵了,企业就承载不起;生产成本太高了,工业就发展不起来。

所谓的配套、环境,华为是有需求的,但不是商业综合体和高价楼盘,而是交通、教育和养老等民生问题。

在和龙岗政府的调和会上,华为方面表达的需求是:

1、地铁口黑车太多,影响员工接驳车和人身安全;

2、海外员工调回总部后户口在内地,小孩读书难;

3、海外员工父母在国内无人照顾,能否想办法解决?

政府方面均表示马上就办,并火速推进几千套华为员工宿舍的安居工程。

楼市火爆制造业萎缩,政府也怕了

或许是受华为外迁的震动,龙岗区对房地产泡沫开始警惕。在对前两月经济分析的报告中提到,在楼市火爆的带动下,房地产投资额占到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74%,制造业投资大幅萎缩,同比下降60.4%,占比仅为5%。

这个数据,对龙岗来说,透着一股凉意。官方报告话语带着一丝不安:

制造业是我区的支柱行业,制造业不振将对我区未来的经济增长造成沉重的打击,因此在房地产行业投资火热的同时,应该要警惕制造业投资大幅萎缩的问题。

虽然我区商品房市场销售近来比较火爆,不仅给开发商带来了巨额的利润,还给政府增加了一定的财政收入,但是疯狂的背后有几个弊端需要注意:

1是房价的上涨抬高了租金,给刚毕业的大学生等年轻人增加了生活负担,排挤了一部分有用之才到我区就业,同时商业办公及厂房的租金也被抬高,一些企业受困于成本的上升,不能不整个企业或者将部分经营活动迁出我区,这对我区经济总量的增长起到了负面的影响;

二是一部分企业主因为近年制造业盈利能力下落,也开始将资金投入到房地产开发当中,实体行业资金的抽离将使我区的工业经济受到打击;

3是金融杠杆是把双刃剑,目前市场上有部份购房者是借助中介公司、众筹、P2P、首付贷等杠杆来筹集首付完成购房的,这些杠杆虽然在早期一定程度上帮助了购房者,然而也加重了偿债负担,一旦房价出现了下行,这类投资者因出资额很低,更易弃房断供,从而进一步加大银行按揭贷款风险,影响到实体经济。

所谓华为科技城,只是想炒起地皮让华为人来买单,结果华为挥袖而去

在该报告,建议政府赶紧调控房地产:

一是相干部门要紧紧结合我市新出台的限购政策,对我区内的银行、P2P、小贷公司等机构高杠杆放贷、放大金融风险的情况进行排查,梳理出产品模式和涉及金额,抑制中介机构炒房行为;

二是要加大力度建设保障房,优化住房供给结构,有效遏制目前我区房价增加过快的势头;

3是贯彻落实我市的房产交易评估价格及二手房交易增值税政策,抑制投机的购房行动。

但是这些都是亡羊补牢,当务之急是不要让华为跑了。所以在另一份报告里,针对华为建议发展母厂经济和相关信息服务业:

近年来,随着龙岗区可用土地面积的减少,许多制造业公司(包括华为)开始将部分产能外迁。建议对经济和税收贡献较大的优良企业给予一定的政策优惠,使其母厂(研发中心、生产展示中心、销售中心等)留在龙岗区,减少其搬迁对经济和税收的影响;同时可以利用这些企业的影响,培养关联的现代服务业,巩固税源。

写到这里,真心感叹,华为是一家多么牛逼的企业。在联想跑去深圳湾盖大楼的时候,他跑到东莞闷头搞生产。阔别喧嚣,对抗全社会的浮躁。

抢商大战,地方政府需要什么

不能再逃避的现实是,科技业和地产业之间的矛盾已经显性化。如果像华为这样的高利润企业都不愿忍耐高房价,其它的高端企业就能承受?

一线城市也必须醒醒了!尤其是,如果本身没有全国垄断性的行政、文化、人才的会聚优势,城市命脉系于产业,更输不起。因为招商引资只能解一时之渴,解决不了投资回报率的问题。后者,才是决定企业去留的根本因素。

对政府刻意主导的转型,任正非并不认可:华为就是从落后工厂起家的,所有高科技公司都是从低科技基础上成长起来的,你只要给他条件,他就会改进自己、赶超自己,渐渐就会发展。而不是把科技泡沫化、大跃进。

世界的中心在哪里?不知道,会分散化,会去低成本的地方。这是任正非的答案。

华为的深莞之争,意味着地方政府的抢商大战正在升级。每一个地方都在抢人、抢钱、抢资产。伴随着各种口号和概念。

地方政府到底需要什么?任正非给的是小学生式的指标:低成本、法治、不干预。其它的,交给企业去做。

与其去挽留一个不爱你的人,不如做的自己。对地方政府来讲,明白这点有多难?

体寒痛经怎么调理好
经期延长淋漓不尽中药
排卵期出血是什么颜色
分享到: